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父親

父親

2019-06-21 10:30:21 來源:諸城新聞網

孫愛勛

 父親是個瘸子。我記事的時候,他的腿還好好的,那年去了趟東北,回來的時候,腿就瘸了。父親說,那次到山里打松籽,不小心從樹上掉下來,幸虧茂密的松枝擋了一下,命保住了,卻瘸了一條腿。別人給他起了個綽號“老瘸”,從此,“老瘸”就代替了父親的大名,每次見了面,人家就喊:“老瘸,吃飯了嗎?”或者:“老瘸,去哪里呀?”父親不惱,默認了這個名字。有次我問父親:“人家喊你的外號,你怎么也笑嘻嘻地答應?”父親寬厚的笑笑說:“大名或者綽號,就是貼在人身上的一個標簽,表明你是這個人而非另外的人,沒有什么實際意義,叫啥都一樣。”父親說得坦然,且有幾分哲理,但我心里卻還是疙疙瘩瘩的,總也過不去那個坎。 
  因此,每次看見父親一拐一瘸走路的樣子,我就感到別扭,甚至丑陋,在陌生人面前,我都羞于開口喊他“爸爸”,父親并不在意,樂呵呵的,人家喊老瘸,他就高聲應著,似乎事情就這么理所當然。 
  歲月流淌,年歲增長,漸漸地,我發現父親走路的樣子也非常好看,一拐一瘸的節奏,好像一種優雅的舞蹈,舞出了大美的人生。無論大人孩子,追著父親喊“老瘸”的時候,也不覺得難聽刺耳,反而感覺到一種鄉親間的樸實坦誠,以及朋友間的友好和諧的諧趣。 
  因父親腿瘸,掙來的工分自然比別人少,因此,生產隊里分東西,父親也總比別人少一份,家里日子過得恓惶,過年的時候,竟沒有錢買年貨,更沒有錢給孩子們扯件新衣裳。 
  有天夜里,我聽見父親跟母親商量,說把家里的那兩棵梧桐樹鋸成板材,找人做成箱子賣掉,換點錢過年。 
  母親擔心地問:“你那腿能行嗎?” 
  父親拍著胸脯說:“雖然人們喊我老瘸,但走點遠路不成問題。” 
  那時候,賣木頭箱子要去八十里外的柏鄉集。雞叫頭遍的時候,父親就起床了,母親在灶房里給他做了兩碗疙瘩湯,說大冷天的,喝上暖和暖和身子,父親只吃了一碗,另一碗留給孩子。他說:“這些天孩子也缺肚子,這碗給孩子墊墊饑。” 
  父親出門的時候,我趴在窗欞上看,凄冷的月光下,父親單薄瘦弱的身子,挑起了兩個大大的木頭箱子,一拐一瘸地出了門,母親跟在身后叮嚀:“路上小心點,賣了早點回來啊。”父親說:“年底了,結婚的多,應該好賣。” 
  父親邁出門檻的一瞬間,我看到父親扁擔上的兩只箱子悠悠地晃了一下,然后,父親就消失在冰冷的月光里。 
  一整天,我都在想著父親一拐一瘸趕集的樣子,直到傍晚,我聽見門外有人喊:“老瘸,趕集回來了?”我的心里飄過一絲溫暖,懸著的心在一片喜悅里平安著陸了。 
  父親疲憊地坐到炕上,從母親縫補的一個舊布包里掏出了兩根用草紙包著的黃橙橙的油條,我湊上去聞了聞,口水就流了出來。父親說:“先給你娘一根嘗嘗。” 
  父親看起來非常高興,今天這倆箱子,他賣了個好價錢,柏鄉的一戶人家結婚,急等箱子盛嫁妝,父親要了個價,人家也沒還口,抬起箱子就走了。 
  只是父親那條瘸腿看起來有些腫了,母親燒了熱水,加了鹽,用棉花蘸著慢慢幫父親洗,據說這樣可以消腫,母親邊洗邊說:“你這個老瘸呀,也真辛苦你了,將近二百里地,你是如何一拐一瘸走完的呢。” 
  父親自豪地說:“這都是小事,不就是點兒路嗎?” 
  過了幾天,桃園集,有人在門外喊:“老瘸,去不去趕集?”父親踩著聲音出了門,他手里提溜著一個破舊布包,我知道,他去辦置年貨,順帶著給我買過年的新衣裳哩。(作者地址:桃園生態經濟發展區)
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于蕊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什么高频彩好买